【案例评析】法院在司法审查案件中对“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认定
发布时间:2020-04-08 09:03:14

一、导言

在我国纯国内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中,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与伪造证据作为程序审查的两项例外,构成了撤销仲裁裁决以及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事由。一方面,实践中,该事由被当事人援引的比例较高;另一方面,《仲裁法》关于隐瞒证据的规定较为简略,导致实践中各地法院对该事由的认定有所不同。令人欣喜的是,2018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该问题的认定作出了补充性的规定。本案中,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仲裁庭据以作出仲裁裁决的事实及证据是双方当事人当庭及庭后确认无异议的事实及证据,而非申请人主张真实性存疑的证据,故不予支持申请人关于撤销本案仲裁裁决的申请。

二、案件索引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 (2020)京04民特37号

裁判日期:2020年1月17日

申请人:中信国安广视网络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信国安公司”)

被申请人:青岛海信宽带多媒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海信公司”)

三、申请人主张的事实和理由

申请人中信国安公司称,请求法院撤销北京仲裁委员会(2019)京仲裁字第3263号裁决书,申请费用由青岛海信公司承担。

事实和理由:青岛海信公司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一是青岛海信公司提供的重要证据不完整,青岛海信公司在仲裁审理阶段当庭提交的证据中9份采购订单收货确认单原件盖章位置与其事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的复印件的盖章位置不一致,青岛海信公司对此说明原件与复印件盖章位置不同系因保存合同的不同版本所致,且其当庭已经出示该证据原件并提交新的复印件。中信国安公司质证意见为认可重新提交的证据复印件与原件一致,但对该证据真实性存疑,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认可。因为收货确认单明确载明有收货签收单、物流信息单、验收报告三个附件,在验收人不是中信国安公司的情况下,青岛海信公司应当提供完整的证据证明收货签收的情况,青岛海信公司未予提供。二是仲裁裁决认定的欠款数额与实际欠款数额不符,青岛海信公司申请仲裁时,申请支付的合同款金额为55,543,500元(截至2019年5月31日),此后中信国安公司分别于2019年7月31日和2019年9月27日支付货款300,000元、3,060,000元,青岛海信公司没有变更仲裁请求,中信国安公司代理人因为没有及时掌握上述付款情况,也没有进行辩解,因此截至2019年11月8日仲裁开庭时未付货款总额应为52 183 500元,仲裁裁决认定数额与实际不符。综上,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五)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情形,依法应予撤销。

四、被申请人的答辩意见

被申请人青岛海信公司称,案涉机顶盒采购业务涉及三方主体,除了青岛海信公司和中信国安公司之外,还有中信国安公司指定的代收货方,证据9份采购订单是一式多份的,载明内容一致、公章内容一致、只是公章加盖位置不同,9份采购合同都是真实的。青岛海信公司此次申请仲裁的是单纯的买卖合同纠纷,并提供了基础的合同、采购订单、收货确认单以及双方认可的对账单,证据已经达到了证明标准。中信国安公司所称的三个附件(收货签收单、物流信息单、验收报告)不是本案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对于中信国安公司是否存在后续付款情况,青岛海信公司代理人并不知晓,中信国安公司也未在举证期限或者当庭提供其又支付了部分货款的证据。中信国安公司提出的欠款金额与实际不符问题是实体问题,不属于法院仲裁司法审查的范畴。

五、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意见

法院查明

北京仲裁委员会依据青岛海信公司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的仲裁申请书以及青岛海信公司与中信国安公司签订的《IPTV4K智能机顶盒采购合同》(以下简称《采购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及相关法律规定,于2019年8月19日受理了上述《采购合同》项下的争议仲裁案,案件编号为(2019)京仲案字第4258号,该案适用自2015年4月1日起施行的《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项下的普通程序的规定。

在仲裁程序中,青岛海信公司的仲裁请求为,1.中信国安公司向青岛海信公司支付货款55,543,500元;2.中信国安公司向青岛海信公司支付拖欠货款违约金24,391,793元,暂计至2019年7月26日,并申请至实际偿清之日止;3.中信国安公司承担本案仲裁费……。

中信国安公司认为,青岛海信公司第1项仲裁请求的货款55,543,500元中,至今仍有3 299 700元未到期,其余货款到期应付。中信国安公司存在资金困难,并非故意拖延拒付到期货款。青岛海信公司履行本案合同存在违约情形,9笔采购订单中,青岛海信公司发生迟延交付的情形有5笔,违反了合同约定,……。青岛海信公司当庭提交的证据中9份采购订单收货确认单原件盖章位置与其事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的复印件的盖章位置不一致,青岛海信公司对此说明原件与复印件盖章位置不同系因保存的不同版本所致,且其当庭已经出示该证据原件并提交新的复印件。中信国安公司认可重新提交的证据复印件与原件一致,但认为该证据真实性存疑,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认可。

仲裁庭经审理认为,双方当事人当庭确认9份采购订单标的及金额等内容,双方经对账,于2019年6月18日签订对账单,确认截至2019年5月31日,青岛海信公司对中信国安公司的应收款项余额为55,543,500元。仲裁庭审中,中信国安公司确认未支付货款总额为55,543,500元,并说明截至2019年11月8日,未到期金额为3,299,700元,双方庭后材料显示,对于按照2019年11月8日计算的未到期金额及其构成,双方没有分歧。对此仲裁庭予以确认。

2019年12月20日,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2019)京仲裁字第3263号裁决:(一)中信国安公司向青岛海信公司支付货款55,543,500元;(二)中信国安公司向青岛海信公司支付违约金8,723,760元;(三)……。

法院认为

本案是当事人申请撤销国内仲裁裁决案件,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对本案进行审查。《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一)没有仲裁协议的;(二)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人民法院认定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裁定撤销。上述规定是人民法院撤销国内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本案中,对于申请人中信国安公司提出的申请请求和理由,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关于中信国安公司主张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的情形中的第五项为“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的“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情形:(一)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二)该证据仅为对方当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经查,中信国安公司该项主张所指向的是采购订单收货确认单的三个附件,即收货签收单、物流信息单、验收报告,而根据仲裁庭审理查明的内容可知,双方已经经过对账,于2019年6月18日签订对账单,确认截至2019年5月31日,青岛海信公司对中信国安公司的应收款项余额为55,543,500元。仲裁庭审中,中信国安公司亦确认未支付货款总额为55,543,500元,并说明截至2019年11月8日,未到期金额为3,299,700元,双方庭后材料显示,对于按照2019年11月8日计算的未到期金额及其构成,双方没有分歧。由此可见,仲裁庭据以作出仲裁裁决的事实及证据是双方当事人当庭及庭后确认无异议的上述事实及证据,故中信国安公司所称的收货签收单、物流信息单、验收报告并非认定本案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故对中信国安公司主张的撤销仲裁裁决的该项事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另中信国安公司还主张仲裁裁决认定的欠款数额与实际欠款数额不符,青岛海信公司隐瞒了中信国安公司在青岛海信公司申请仲裁后又支付了部分货款的事实,本院认为,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在仲裁审理阶段,中信国安公司是否又支付了部分货款的举证责任在于中信国安公司,中信国安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己方主张,应当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且仲裁裁决认定的欠款数额与实际欠款数额是否相符是仲裁庭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据以认定的事实问题,不属于法院仲裁司法审查的范围,故本院对中信国安公司该项主张亦不予支持。

环中评析

通过研析本案,环中仲裁团队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1、关于“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这一事由的举证责任。这里包括两层意思:其一,当事人不提出该项事由,法院不主动审查;其二,当事人还应对“该证据仅为对方当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这一事由的存在承担证明责任。例如,在(2016)浙03民特73号案中,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关于仲裁裁决是否存在《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撤销事由的争议。本案中,陈纪龙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吴政泽存在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本院对其该项撤销事由不予采信。”这里存在的问题是,在实践中,如果被隐瞒的证据确由另一方掌握,申请人的举证难度有时也比较大。

2、“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这一事由的认定。《仲裁法》对该事由并未作详细规定,2018年3月1日起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6条对隐瞒证据的判定标准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即:“(一)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二)该证据仅为对方当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具体而言,这一事由的认定,包括两层内容:其一、隐瞒的证据所引起的后果。即,隐瞒的证据必须“足以影响公正裁决”;在实践中,该等证据一般与案件争议焦点直接相关,有无该等证据,案件结果也将产生重大差异。如果当事人虽然隐瞒了证据,但缺少该证据并不会影响仲裁庭对案件基本事实进行认定从而进行裁决的,法院也不能撤销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司法实践中同样有诸多案例体现了这一要求,如在沈阳鑫来胜模具制造有限公司因与沈阳林海防水工程有限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案中,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7)辽01民特27号民事裁定书中指出:“关于是否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之情况的问题。申请人主张其多次向沈阳仲裁委员会提出调取相关联的刑事案件立案通知书,且被申请人隐瞒该立案通知书。因本判决前文已经论述无论是否调取该立案通知书均不足以影响仲裁案件的公正裁决,因此,本院认定仲裁案件中不存在‘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之情况。”其二、隐瞒证据的认定是否以已经要求对方提供为必要。有观点认为,仲裁中的证明原则以“谁主张谁举证”为主,如果一方没有要求对方提供或者出示证据,对方没有义务出示对己方不利的证据。在此情况下,即便因该证据未被仲裁庭了解而导致裁决不公正,也不符合“隐瞒证据”的要件。例如,在(2015)亳民特字第00017号案中,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合肥路桥公司因不服安徽新中侨公司单方委托作出的工程款审核报告,要求其按照实际施工给付工程款而提出仲裁申请,为确认其完工时间、实际工程量和工程款,合肥路桥公司申请调取其施工后提交给安徽新中侨公司的一整套竣工文件资料,安徽新中侨公司认可合肥路桥公司在施工结束后将该竣工文件提交给自己且未予返还的事实,则应提供该证据材料或对该证据材料的去向详细说明。其以该证据属于申请人自己证据并否认该证据在其公司而拒绝提供,应认定其具有隐瞒情形。” 在(2010)一中民特字第8769号案中,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申请人虽然有证据证明被申请人持有其在庭后补充提交的20份证据材料,但经法院查阅仲裁庭审笔录,申请人在仲裁审理期间并未向仲裁庭指出被申请人持有该20份证据,亦未要求被申请人出具该20份证据,鉴于此,被申请人拒不提供证据,不构成隐瞒证据。当然,也有观点认为,只要是当事人隐瞒了影响仲裁庭对案件判断的证据,就可以认定为“隐瞒证据”这一事由,而不论其是否曾被要求提供或者出示该证据。例如,在(2013)深中法涉外仲字第10号案中,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南山人防公司仲裁请求宝鹰建设公司支付工程款,但是在提起仲裁时以及仲裁期间均没有向仲裁庭提交‘人防设计图纸’和双方工程结算凭据等关键证据,而作为施工方的南山人防公司理应掌握上述证据却未提供,影响了公正裁决的结果,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的‘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情形。两种观点和做法相比,显然前一种更为合理,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也确认了前一种观点,即“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

3、在当事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案件中,法院在审查当事人一方是否存在隐瞒证据情形时,就仲裁程序中进行的事实认定、或者举证责任分配以及证据认定等问题,不予审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国内商事仲裁裁决司法审查工作要点》在第1条审查范围部分明确规定:“法院不得以仲裁裁决实体错误作为撤销理由,不得针对仲裁裁决关于举证责任分配、证据的认证、事实的认定等实体处理内容进行审查。”该规定很好地体现了我国大力支持仲裁健康发展、对仲裁进行有限司法干预的原则。若允许法院对仲裁裁决的实体处理内容进行审查,毫无疑问,仲裁一裁终局的基本原则将彻底被否定,仲裁程序也将沦为“一审程序”。因此,在本案中,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在就仲裁裁决认定的欠款数额与实际欠款数额是否相符进行裁决时,认为该问题属于仲裁庭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据以认定的事实问题,而不属于法院仲裁司法审查的范围。

4、关于“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这一事由,环中商事仲裁曾于2015年9月30日推送“案例评析|因当事人隐瞒重要证据,深圳仲裁委裁决被撤销”;于2016年6月17日推送“案例评析|仲裁请求金额没有扣减已经获得支付的部分,属于申请人隐瞒证据吗?(2016年5月山东案例)”;于2016年6月20日推送“案例评析|仲裁当事人隐瞒了法定代表人去世的事实,仲裁裁决被撤销(2016年4月河南案例)”;于2017年6月30日推送“案例评析|揭开隐瞒证据的神秘面纱”,在此一并引出供批评、指正。

转自“环中商事仲裁”微信公众号

沧州仲裁委员会版权所有 冀ICP备08007330号
沧州仲裁委员会主办 地址:沧州市浮阳大道14号(沧州仲裁委员会)
电话:0317-5201695 传真:0317-5201695 值班电话:0317-5201677 举报电话:0317-5201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