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评析】因证据系伪造,法院撤销仲裁裁决(深圳案例)
发布时间:2020-04-23 10:32:08

一、导言

根据《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仲裁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人民法院应撤销该仲裁裁决。对于“伪造证据”的判断,最高法院在2018年2月公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8〕5号,以下简称“《仲裁执行若干问题规定》”)中予以了明确,统一了此前司法实践中就此问题存在的不同观点。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仲裁法>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在“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是伪造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可以通知仲裁庭重新仲裁。为减少司法资源浪费、以及当事人人力物力投入,增强仲裁的效益价值,通过重新仲裁来消解“伪造证据”瑕疵、减少撤裁情形的做法应当引起充分的重视。

二、案件索引

审理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8)粤03民特1号

裁判日期:2019年12月23日

申请人:倪殿程

被申请人:深圳市顺诚乐丰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诚乐丰公司”)

三、本案相关案情

(一)仲裁机构受理仲裁案件的时间:2017年8月29日。

(二)仲裁案件适用的仲裁规则: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深圳国际仲裁院仲裁规则》。

(三)仲裁裁决作出的时间:2017年11月23日。

(四)裁决结果:1、宁波亿普瑞物流自动化分拣设备有限公司、郑忠义、倪殿程连带向顺诚乐丰公司支付融资款人民币500万元;2、宁波亿普瑞物流自动化分拣设备有限公司、郑忠义、倪殿程连带向顺诚乐丰公司支付截至2017年8月29日的利息和罚息共计人民币1,359,029.99元;宁波亿普瑞物流自动化分拣设备有限公司、郑忠义、倪殿程并以人民币5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12%,连带向顺诚乐丰公司支付自2017年8月30日至款项清偿之日的利息;3、宁波亿普瑞物流自动化分拣设备有限公司、郑忠义、倪殿程连带向顺诚乐丰公司补偿因办理案件支出的律师服务费人民币10,000元;4、本案仲裁费人民币88,871元,全部由宁波亿普瑞物流自动化分拣设备有限公司、郑忠义、倪殿程连带承担。顺诚乐丰公司预缴的仲裁费人民币88,871元抵作本案仲裁费,不予退还,宁波亿普瑞物流自动化分拣设备有限公司、郑忠义、倪殿程应迳向顺诚乐丰公司支付人民币88,871元。

(五)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1、仲裁违反法定程序;2、本案仲裁庭裁决要求倪殿程连带支付融资款500万元、并支付利息、罚息、律师、仲裁费等所依据的2015年6月10日《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倪殿程的签字并非本人所签,系他人伪造。

(六)其他需要说明的事项:倪殿程向法院申请对《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中“倪殿程”的签名笔迹进行鉴定。法院准许了该鉴定申请并委托广东中一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所作出的鉴定意见为:“l、编号:HQSFPRM-FL-201505-0014《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第十二条乙方处“倪殿程”签名笔迹与委托方提供的“倪殿程”样本签名笔迹不是同一人笔迹。2、《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乙方有权签字人处“倪殿程”签名笔迹与委托方提供的“倪殿程”样本签名笔迹不是同一人笔迹。另,深圳国际仲裁院两次以EMS特快专递向倪殿程邮寄送达仲裁通知书、开庭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收件地址包括倪殿程的身份证住址以及合同约定通讯地址,邮件分别以“地址不符、电话无人接听”及“拒收”为由被退回。

四、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意见

本院认为:本案为申请撤销国内仲裁裁决案件,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进行审查。

关于仲裁院认定事实的证据是否系伪造,经鉴定《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并非倪殿程本人所签,倪殿程与顺诚乐丰公司之间不存在仲裁协议,仲裁院对倪殿程的相关裁决所依据的《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系伪造,故仲裁裁决中与倪殿程有关的裁决部分应予撤销。 

关于仲裁程序是否违法,倪殿程主张的其未收到仲裁申请书等相关材料,仲裁程序违法。本院认为,深圳国际仲裁院的送达符合《深圳国际仲裁院仲裁规则》第六十四条规定:“……(二)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有关仲裁的文书、通知、材料等可以当面送达或者以邮寄、传真、电子邮件、其他能提供记录的电子数据交换方式或者仲裁院认为适当的其他方式送达。(三)仲裁院向当事人或者其代理人发送的仲裁文书、通知、材料等,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视为送达:1、送达至受送达人的营业地、注册地、居住地、户籍登记地址、身份证地址、口头或书面向仲裁院确认的地址、对外使用的任何有效地址、当事人协议中列明的地址或者仲裁院认为适当的其他通讯地址中的任意一个地址……”。仲裁院向倪殿程身份证载明的地址邮寄了仲裁通知等法律文件,符合仲裁规则的规定,倪殿程以未收到仲裁申请书及相关材料为由主张仲裁程序违法,其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申请人倪殿程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理由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一)、(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九)项、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深圳国际仲裁院华南国仲深裁〔2017〕D513号裁决第一项“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第三被申请人连带向申请人支付融资款人民币500万元”中有关倪殿程(第三被申请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内容;

二、撤销深圳国际仲裁院华南国仲深裁〔2017〕D513号裁决第二项“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第三被申请人连带向申请人支付截至2017年8月29日的利息和罚息共计人民币1,359,029.99元;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第三被申请人并以人民币500万元为基数,按年利率12%,连带向申请人支付自2017年8月30日至款项清偿之日的利息。”中有关倪殿程(第三被申请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内容;

三、撤销深圳国际仲裁院华南国仲深裁〔2017〕D513号裁决第三项“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第三被申请人连带向申请人补偿因办理案件支出的律师服务费人民币10,000元”中有关倪殿程(第三被申请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内容;

四、撤销深圳国际仲裁院华南国仲深裁〔2017〕D513号裁决第四项“本案仲裁费人民币88,871元,全部由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第三被申请人连带承担。申请人预缴的仲裁费人民币88,871元抵作本案仲裁费,不予退还,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第三被申请人应迳向申请人支付人民币88,871元”中有关倪殿程(第三被申请人)承担的内容。

环中评析

1、“伪造证据”的判断。《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但如何判断一项证据是否构成此规定项下的“伪造证据”,在此前的司法实践中一直存在争议。2018年2月22日最高院公布的《仲裁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四项规定的“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情形:“(一)该证据已被仲裁裁决采信;(二)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三)该证据经查明确属通过捏造、变造、提供虚假证明等非法方式形成或者获取,违反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要求”的情形。虽然,该规定系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中所提到的“伪造证据”事项的进一步解释,但是,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倾向于认定该解释可以在撤销仲裁裁决程序中参照适用。例如,在(2018)京04民特72号案中,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本案系撤销仲裁裁决审查程序而并非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审查程序,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关于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的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关于撤销国内仲裁裁决的规定基本一致,故最高人民法院前述司法解释亦可以在撤销国内仲裁裁决案件中参照适用。”

2、载有仲裁协议的合同系伪造的情况下,可能触发的撤裁事由。本案中,经鉴定,载有仲裁协议的《保理业务连带责任保证合同》并非申请人本人所签,换言之,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不存在仲裁协议。那么,相应地,本案实际存在两项可撤销事由:一是,《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没有仲裁协议”;二是,该款第(四)项规定的“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因此,本案中,申请人虽然并未主动提出“没有仲裁协议”这一事由,但是本案法院在裁定部分仍然同时援引了《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一)项和第(四)项,进而部分撤销了仲裁裁决。

3、本案项下因载有仲裁协议的合同系伪造,不存在仲裁协议,所以也不存在重新仲裁的现实性。但是,在其他情况下,根据《<仲裁法>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如果仲裁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人民法院是可以依照仲裁法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受理撤销裁决的申请后,认为可以由仲裁庭重新仲裁的,通知仲裁庭在一定期限内重新仲裁,并裁定中止撤销程序。仲裁庭拒绝重新仲裁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恢复撤销程序。)的规定通知仲裁庭在一定期限内重新仲裁。不过,从司法审查的实践情况来看,重新仲裁的情形并不多见,构成伪造证据撤销事由的,法院倾向于直接撤销仲裁裁决。实际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当事人的仲裁成本,也浪费了既有的制度资源。重新仲裁作为撤销仲裁裁决的一项选择性替代方案,对于减少裁决被撤销的比概率,减少当事人诉累,减少司法资源的浪费以及增加仲裁制度的公信力有着重要的作用。但是,《仲裁法》关于重新仲裁的制度设计较为简略,缺乏较为明确的操作性,实践中,这一制度并没有达到其应有的效果,无疑是比较遗憾的。在《仲裁法》修订的过程中,该制度应当被赋予更多的关注。

4、关于“伪造证据”问题,环中商事仲裁曾于2016年5月18日推送文章[案例评析|仲裁庭未核实证据原件,仲裁裁决被撤销]、于2017年6月27日推送文章[案例评析|涉嫌伪造证据,仲裁裁决被撤销(重庆案例)]、于2017年12月5日推送文章[案例评析|仲裁裁决因依据“伪造的证据”作出而被撤销(吉林案例)],在此一并引出,供读者参阅、批评、指正。

 

沧州仲裁委员会版权所有 冀ICP备08007330号
沧州仲裁委员会主办 地址:沧州市浮阳大道14号(沧州仲裁委员会)
电话:0317-5201695 传真:0317-5201695 值班电话:0317-5201677 举报电话:0317-5201695